诗集古诗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诗集

《湖心亭看雪》原文及翻译/文言文湖心亭看雪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感情

2020-12-29 16:08:14诗集古诗网
  《湖心亭看雪》原文及翻译/文言文湖心亭看雪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感情



  湖心亭看雪

  作者:张岱〔明代〕

  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  《湖心亭看雪》原文及翻译/文言文湖心亭看雪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感情



  湖心亭看雪

  作者:张岱〔明代〕

  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矣,余拏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雾凇沆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,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、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(余拏一作:余挐)

  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见余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拉余同饮。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问其姓氏,是金陵人,客此。及下船,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”

  译文及注释

  译文

  崇祯五年十二月,我住在西湖边。大雪接连下了多日,湖中游人全无,连飞鸟的声音都消失了。这天初更时分,我撑着一叶小舟,裹着细毛皮衣,围着火炉,独自前往湖心亭看雪。湖面上冰花一片弥漫,天与云与山与水,浑然一体,白茫茫一片。湖上的影子,只有一道长堤的痕迹,一点湖心亭的轮廓,和我的一叶小舟,舟中的两三粒人影罢了。

  到了湖心亭上,看见有两人铺好毡子,相对而坐,一个童子正把酒炉里的酒烧得滚沸。他们看见我,非常高兴地说:“想不到在湖中还会有您这样有闲情逸致的人!”于是拉着我一同饮酒。我尽力喝了三大杯酒,然后和他们道别。问他们的姓氏,得知他们是金陵人,在此地客居。等到了下船的时候,船夫喃喃地说:“不要说相公您痴,还有像相公您一样痴的人啊!”

  注释

  崇祯五年:公元1632年。崇祯,是明思宗朱由检的年号(1628-1644)。

  俱:都。

  绝:消失。

  是日更(gēng)定:是,代词,这。更定:指初更以后。晚上八点左右。定:停止,结束。

  余:第一人称代词,我。

  拏:通“桡”,撑(船)。

  拥毳(cuì)衣炉火:穿着细毛皮衣,带着火炉。毳衣:细毛皮衣。毳:鸟兽的细毛。

  雾凇沆砀:冰花一片弥漫。雾,从天上下罩湖面的云气。凇,从湖面蒸发的水汽。沆砀,白气弥漫的样子。曾巩《冬夜即事诗》自注:“齐寒甚,夜气如雾,凝于水上,旦视如雪,日出飘满阶庭,齐人谓之雾凇。

  上下一白:上上下下全白。一白,全白。一,全或都,一概。

  惟:只有。

  长堤一痕:形容西湖长堤在雪中只隐隐露出一道痕迹。堤,沿河或沿海的防水建筑物。这里指苏堤。一,数词。痕,痕迹。

  一芥:一棵小草。芥,小草,比喻轻微纤细的事物;(像小草一样微小)。

  而已:罢了。

  毡:毛毯。

  焉得更有此人:意思是:想不到还会有这样的人。焉得,哪能。更,还。

  拉:邀请。

  强(qiǎng)饮:尽情喝。强,尽力,勉力,竭力。一说,高兴地,兴奋地。

  大白:大酒杯。白;古人罚酒时用的酒杯,也泛指一般的酒杯,这里的意思是三杯酒。

  客此:客,做客,名词作动词。在此地客居。

  及:等到。

  舟子:船夫。

  喃喃:低声嘟哝。

  莫:不要。

  相公:原意是对宰相的尊称,后转为对年轻人的敬称及对士人的尊称。

  更:还。

  痴似:痴于,痴过。痴,特有的感受,来展示他钟情山水,淡泊孤寂的独特个性,本文为痴迷的意思。

  湖心亭看雪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感情?

  《湖心亭看雪》选自《陶庵梦忆》是明朝张岱的代表作.作者出身官僚家庭,一生未做官.且是明末清初人,极有文采,却也是一派纨绔子弟的样子.知人论世是常用的赏析方法,湖心亭看雪记录了作者的往事闲情,寄托了他的追思,更是亡国诗人抒发亡国之痛的载体.

  《湖心亭看雪》是张岱的代表作,出自回忆录《陶庵梦忆》,写于明王朝灭亡以后.对故国往事的怀恋都以浅淡的笔触融入了山水小品,看似不着痕迹,但作者的心态可从中窥知一二.文章首先交代看雪的时间、目的地、天气状况.时间是“崇祯五年十二月”,作者仍旧使用明代的纪年,说明在他心目中明代始终是没有灭亡的.西湖经历三天大雪后,人声鸟声俱绝,空阔的雪景使天地间呈现出一股肃杀的冷寂来.而作者偏偏选择此时去赏雪,可见他此时的心态及与众不同的情趣.接着就记述了这次赏雪的具体经过.这天凌晨,作者划一叶小舟,独自前往湖心亭.一个“独”字,充分展示了作者遗世独立的高洁情怀和不随流俗的生活方式,而一人独行于茫茫的雪夜,顿生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”(苏轼《赤壁赋》)的人生彻悟之感.此时湖上冰花弥漫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一片混沌.惟有雪光能带来亮色,映入作者眼帘的“惟长堤一痕,湖心亭一点,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.”一痕、一点、一芥、两三粒,使用白描手法,宛如中国画中的写意山水,寥寥几笔,就包含了诸多变化,长与短,点与线,方与圆,多与少,大与小,动与静,简洁概括,人与自然共同构成富有意境的艺术画面,悠远脱俗是这幅画的精神,也是作者所推崇的人格品质,这就是人与自然在精神上的统一与和谐.然后,作者笔锋一转,叙及在湖心亭的奇遇.此时此地此景,能够遇见游人,不能不说是奇迹,那两人也都“大喜”,感叹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”!酒逢知己千杯少,几人痛饮而别,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(白居易《琵琶行》)!作者写“两人”“大喜”,即写自己大喜,写“余强饮三大白”,即写两人畅饮,此处使用互文手法,使行文有变化.及写到“问其姓氏,是金陵人,客此”,才匆匆交代了友人的情况,这样写一方面是由于张岱是性情中人,最关注的是朋友之间在情致心灵方面的沟通,至于朋友的身份地位、官职爵里等世俗的问题并不在意;另一方面能够真实地体现作者喜极而悲的情绪变化,询问对方身份之时,也是彼此分别之时,有缘相聚实非易事,此刻一别也许就难以再见,这怎么能不叫人遗憾!最后,作者以舟子的话收束全文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舟子说作者“痴”,体现了俗人之见,但“痴”字又何尝不是对张岱最确切的评价呢?他痴迷于天人合一的山水之乐,痴迷于世俗之外的雅情雅致,作者引用舟子的话包含了对“痴”字的称赏,同时以天涯遇知音的愉悦化解了心中的淡淡愁绪.全文笔调淡雅流畅,看似自然无奇,而又耐人寻味,西湖的奇景是因了游湖人的存在而彰显了它的魅力,写景与写人相映成趣.
'); })();